雙峰:又是一年辣醬紅
2021-08-20 11:44:11          來源:雙峰縣融媒體中心 | 編輯:戴戈 | 作者:李學耕          瀏覽量:50787

又是一年秋風起,正是辣醬飄香時!又到了“永豐辣醬”(也有人稱“雙峰辣醬”)產銷旺季。

要說最能代表雙峰的“農副土特”,當推“永豐辣醬”,唯它“最雙峰”。天南地北的雙峰人給親朋好友的最佳家鄉禮物也應該是“永豐辣醬”。饋贈時往往還不時叮嚀幾句:“這是自家(或農戶)曬制的,不是街上買的”。以示珍貴、衛生。

“永豐辣醬”的制作歷史十分悠久,距今已有三百多年。據《雙峰縣志》記載,早在公元16世紀(明崇禎年間),雙峰縣城(原屬湘鄉縣)永豐鎮一帶就有人開始曬制辣醬,以味鮮肉厚的燈籠辣椒為主要原料,先把小麥蒸煮、發酵、磨制、加鹽調水,曝曬成醬。追溯歷史,它與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蔡和森一家還有很深的淵源。17世紀中期,蔡氏兄弟先后在永豐鎮開設蔡廣祥、蔡廣益、蔡順益三家醬園,蔡廣祥醬園是蔡和森當學徒的地方,蔡廣益醬園則是蔡和森祖父蔡壽崧的產業。60年代“公共食堂”時期,菜蔬不足,永豐有順口溜云:“三兩米,噴噴香,冇得菜,夾辣醬?!?/p>

一則有板有眼下的“貢品”故事,說多了就當真了。講的是,19世紀上半葉(清咸豐年間),湘軍領袖曾國藩有一次將永豐辣醬這一家鄉特產帶到京城,進獻給咸豐皇帝。吃膩了山珍海味的皇帝老子,一嘗這滿有鄉野風味的辣醬,大為開胃,大加贊賞,把它列為宮廷貢品。于是“永豐辣醬”便由京城而聞名中國。這應該是杜撰。記得數年前,好友老鄉、學者、婁底市人民政府副秘書長,現市人民政府駐北京聯絡處主任彭斌鵬寫過一篇關于“永豐辣醬”的文章,他對此則故事進行了一番考證。文中提到:遍查曾國藩日記和同治《湘鄉縣志》、1993年版《雙峰縣志》等史料,均未見有曾國藩向咸豐皇帝進貢永豐辣醬的任何記載。同時,曾國藩自從擔任團練大臣乃至湘軍統帥后,就再也沒有見過咸豐皇帝。這又何來“進貢”和列為“貢品”之說?再說,身為滿族的北方人咸豐皇帝對味道很辣的辣醬是否合其口味?還值得打個問號。誠斯如此,國藩老鄉超前的廣告意識,真值得我輩大大點個贊!

近來又冒出一個現代“升級版”,也很有說服力!說的是20年代初,和森老鄉在湖南一師范與潤之(毛澤東)先生同窗時,吃、住生活在一起,蔡同學常從老家帶點辣醬到學校去。毛潤之時常說:“蔡和森你把你老家的永豐辣醬快拿出來呷點,永豐辣椒味道太好了,下次你給我多帶點、我很喜歡永豐的辣醬.......”說得如親耳所聞!合理推測加想象,這個我倒有點相信。上大學時,我也用玻璃壇子帶過辣醬,將白乎乎的饅頭逢中掰開,涂抹上一層辣醬,“夾醬饅頭”曾引起同學們的垂涎。韶山沖與永豐不是很遠,口味、習素相差無幾,對“不吃辣椒不革命”的豪哥潤之同學來說,“永豐辣醬”他是不會拒絕的。話又說回來,地方名產、風景名勝總得有點故事,可有根有據,也可胡編亂造,只要搭得點邊兒也未嘗不可。一個東東得有點文化底蘊嘛!

近日,群友們陸續從家里給我帶了今年新出的辣醬,它們來自雙峰各地,我好奇、無聊,逐個將它們編上號,然后評價打分。個人得出的結論是,“永豐辣醬”還是永豐的最地道,難怪有原產地“國家地理標志產品”之說。但是無論怎樣,每一種辣醬,都是一件“作品”,帶著一份情感,它都出自雙峰,用的是這水、這料、這盆、這缽,沐浴的是家鄉火辣辣的驕陽,觸摸它的是家鄉人們勤勞善良的雙手,都是媽媽的味道,我沒有理由不喜歡!

秋意漸濃,岳楓未紅,北去湘江,思緒綿延。最憶、最難舍的是家鄉的辣醬紅!醬紫、生津、回味、深沉、悠長......

責編:戴戈

來源:雙峰縣融媒體中心

時政要聞
推薦
鄉鎮新聞

  下載APP

欧美另类小说偷拍激情